Car Repair

8901 Marmora Road, Glasgow, D04 89GR Tel: +1 959 552 5963

要取消它们并非易事

2017-05-20 20:58

去年民政部颁布的《社会集团登记治理条例(征求看法稿)》中,一大亮点是下降登记门槛,简化登记程序。按理说,这是一项利民便民的好举动。不过,在张瑞平看来,它显然还须要配套的惩戒机制,以便能对那些曝光的山寨社团启动追责程序。不外,要取消它们并非易事。好比,对那些在境外注册的公司,民政部门并无权限关停,更遑论追责。即使查处那些设置在境内的网站,也要多个部分结合执法才干实现。“比方涉嫌经济犯法的,公安、工商等部门就要参与。”张瑞平说。

“现在更多还只是曝光其名称,而它们的办公地点、重要负责人,以及敛财手腕等症结信息,并不被表露出来。”艺术从业者黄明坚以为,如斯曝光,后果必定会打折扣,“不消除它们换一个‘马甲’又出来害人。”很显然,若止步于“曝光”,已很难斩断黑手。

除了相干部门的协力介入,各家正规社团也在与“李鬼”赛跑,加大了防伪力度。比如,中国美协在官网开发了会员自主更新体系,便于人们查验对方身份真伪。

斩断隐形收益是打假要害

不过,在艺术市场剖析人士刘力看来,如此做法,仍然是“头疼医脚”。“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撇清真伪,而是要阻断源源一直繁殖细菌的温床。”在他看来,不排除局部人确实由于对方骗术过于高超而受骗,但更多跻身山寨社团的,可能是出于种种考量后迫不得已上当。“这个进程更像是‘姜太公钓鱼’,一方以炫目标名头为钓饵,另一方只管掏钱‘上钩’。基本没人在意虚实。”